天津排污泵价格虚拟社区

老婆,我们结婚都这么久了,这样做你对得起我吗?

苍穹小说阁2020-01-13 13:36:21

第一章 邪修传承

“小秦啊,真的很抱歉,我们医院的实习名额已经满了,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
万山医院副院长冯博远头也不抬的对着秦玉轩摆摆手。


“冯院长,昨天你不是说让我今天来实习么,怎么又说实习名额满了,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?”


秦玉轩很生气,对方昨天还告诉自己今天来实习,可今天一来,对方竟然告诉自己实习名额已经满了。


“我这么忙,哪里有时间跟你开玩笑,昨天是昨天,今天是今天,我再告诉你一遍实习名额已经满了,你马上走,不然我让保安把你丢出去。”


冯博远抬起头,对着秦玉轩冷冷一笑。


“你们必须给我个说法,不然我不走。”


秦玉轩也是倔脾气,不给自己个理由就让自己走绝不可能。


“一定要说法是吧,那我就给你个说法,那就是你的实习名额已经给别人了。”


脸上冷笑更浓,秦玉轩实习名额就是冯博远给了别人的。


“什么,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,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将我的实习名额给别人,你们把实习名额给了谁?”


秦玉轩双拳紧握,骨节捏的泛白,双眼因为气愤而变得通红。


“李菱华!”


冯博远的声音很轻,可秦玉轩却犹如电击,整个人傻在了那里。


怎么可能是李菱华,李菱华可是秦玉轩的女朋友,占了自己实习名额的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女朋友,这不可能。


“咚咚咚”


敲门声响起,一道倩影也是走了进来。


“冯院长,我来报道。”


走进办公室的人正是李菱华,她进门时虽然看到了秦玉轩,但根本没有理会,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冯博远。


“菱华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的实习申请不是失败了么。”


秦玉轩拽着李菱华的胳膊,大声问道。


李菱华投到万山医院的实习申请明明被拒绝了,她现在怎么又成了实习生,而且还占了自己的实习名额,秦玉轩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
“你放手,你拽疼我了,什么怎么回事,就是我有实习机会你没有,而且我还要告诉你,我要跟你分手,我跟你之间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
李菱华被秦玉轩拽的手臂疼痛,脸色微变娇声喝道。


实习机会没有了,李菱华又要跟自己分手,双重打击之下秦玉轩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
“谁敢在万山医院闹事。”


在李菱华进到办公室的时候,冯博远已经通知了楼下的保安,此时两名身材壮硕的保安已经来到了办公室。


“李大,这小子来这里闹事,把他拉出去。”


冯博远不屑的看着秦玉轩,对其中的一名保安说道。


“小子,你也敢来万山医院闹事,马上走,不然对你不客气。”


李大用手拉了一下秦玉轩,却没能拉动对方。


“菱华,我对你那么好,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?”


“你对我好么?我怎么不知道,你要钱没钱,要家世没家世,现在连实习的机会都没有了,我还跟你在一起干什么,一起喝西北风么?”


李菱华的声音很冷,冷的让秦玉轩感觉陌生,以前的李菱华是那么善解人意,那么乖巧,跟眼前的李菱华完全判若两人。


“小子,你还没完了是吧,还敢当着我的面骚扰女医生,不给你点厉害,你还真当我们保安是吃素的啊。”


自己没能拉动秦玉轩,李大心中又羞又怒,口中大叫,手中的警棍便是打在了秦玉轩的肚子上。


“啊……”


李大这一棍下去,秦玉轩痛的惨叫一声,拽着李菱华的手也是松开了。


“李大,你怎么能打人呢,大家都是文明人,把他丢出万山医院就可以了。”


冯博远看似责备,眼中却透着几分赞许,李大嘿嘿一笑,便是跟另一名保安把秦玉轩拖出了办公室。


“谢谢冯院长。”


李菱华一脸笑意的对冯博远说道。


“行了,你也出去吧,好好工作。”


冯博远也是淡淡一笑,便让李菱华离开了。


“小子,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,不然让你好看。”


在周围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下,秦玉轩也是被李大重重的扔到了万山医院外面。


艰难的从地上爬起,秦玉轩愤怒的看了一眼李大和万山医院,咬着牙离开了。


不足二十平米的出租屋,这里便是秦玉轩的住处,洗了一个冷水澡,人也是精神了许多。


“冯博远,李菱华,我秦玉轩总有一天会让你们后悔。”


秦玉轩不是一个自暴自弃的人,他对自己有信心,他相信凭借自己能力绝对会有让人刮目相看的一天。


“我擦……”


秦玉轩一时激动,一掌便是是拍在了桌子上。


桌子上放着一个外形怪异的石头,这是秦玉轩前几天捡回来的。


石头表面有些尖锐的凸起,秦玉轩这一掌正好拍在了石头上,手掌也是被石头的尖锐刺破,痛的秦玉轩大叫一声。


鲜血从手掌流出,秦玉轩发现手中的血在流到石头上后竟然消失了,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。


当石头将秦玉轩流出的血吸收,秦玉轩立时感觉自己的脑袋头疼欲裂,疼感越来越厉重,接着眼前一黑,便失去了知觉。


昏迷之后,秦玉轩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这里充满紫色雾气,一个面容阴冷,身穿紫色长袍的中年人出现他的面前前。


中年人的两条手臂上缠着一白一黑两条蛇,声音冰冷的对秦玉轩说道:“从现在起,你便是我的传人,习邪修之法,成为邪修之后你要切记,不可随意欺凌他人,但也不可落了我邪修威名。”


中年人话一说完,手臂之上一黑一白两条蛇也是扑向秦玉轩,秦玉轩想躲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。


这一黑一白两条蛇咬住他的脖子,无数信息也是开始涌进秦玉轩脑海当中,这些信息乃是眼前中年人的记忆。


邪修之人我行我素,杀伐果断,但邪修不代表是邪恶,只是因修炼之法异于普通修行,所以被修真界称为邪门外道,但实则邪修比起很多所谓的正道人士更让人崇敬。


邪修的信息量很大,秦玉轩昏迷了许久才将这些信息完全接收,当他再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
在他的手中还握着那块奇怪的石头,不,现在已经不能叫奇怪的石头,通过邪修的记忆,他已经知道这石头叫寄灵石。


寄灵石的主要用途就是寄宿灵魂,先前的邪修便是将灵魂寄宿其中,随着将邪修之法传承给秦玉轩,寄宿的灵魂也是消失了。


“只有小说和影视剧才存在的修士竟然真的存在。”这一切虽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秦玉轩却感觉一切还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
进入脑海的信息量很多,秦玉轩也是闭上眼睛,将脑中的信息再次过了一遍,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都已经亮了。


“在屋子里闷了一天了,出去散散步吧。”


出租屋旁有一个小公园,此时天空刚蒙蒙亮,公园的内空气很清新,这个时候来公园的都是一些晨练的人。


“啊……”


“爷爷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。”


一声惨叫和一声焦呼声同时响起,秦玉轩循声望去,他看到一个老人一脸痛苦的躺在地上,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女孩蹲在老人身旁。


听到老人和女孩的声音,周围晨练的人都是围了上去,秦玉轩眉头一皱,也是走了过去。


“晓蕊有蛇,你……”


被咬的老人叫苏志强,今天一早带着孙女苏晓蕊来这里晨练,不想竟被一条突然从草丛窜出的蛇咬到了脖子。


苏志强的脸色已经泛白,嘴角发青,话才说了一半,人便是晕了过去。


“爷爷,爷爷……”


一见苏志强昏了过去,苏晓蕊急的眼泪直流,可无论怎么呼唤,苏志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。


“小姑娘你别着急,我是医生,先让我帮你爷爷看看,你赶快给医院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


晨练的人群中走出一个老人,说话间他已经蹲下身子查看苏志强的伤口,但他看到苏志强被咬的位置是在脖子上的时候,眼神也是一变。


“医生,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,救护车十分钟左右就到,我爷爷没事吧?”


苏晓蕊见医生正在用手不断挤压苏志强被咬的位置,青黑色的血液流出,但他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。


“哎,毒性太强了,我虽然为他做了紧急处理,若是被蛇咬在其他位置还好,可偏偏咬在了脖子上,就算救护车把他送医院,怕是……”


看着眼前的苏晓蕊,这名医生后面的话也是说不下去了。


“医生,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啊,你只要救了我爷爷,我一定会重谢你的。”


平日里苏志强很疼爱苏晓蕊,听到医生这么说,苏晓蕊也是哭着哀求道。


若是能救,这名医生怎么可能说出刚才的话,实在是苏志强现在的情况太危险了,这里又是连任何药物和设备都没有,他怎么救啊。


就在医生思考该如何开口的时候,一道声音突然响起。


“让我看看吧。”


突兀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了说话之人,一看是一个年龄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,都是有些失望。


在很多人的眼中,一个人的医术高低跟年龄是有关系的,连老医生都解不了的毒,这年轻人能行么?

第二章 邪修解毒

“小伙子,你也是医生么?我是万山医院的病毒专家刘利群,这毒的毒性很强,已经渗入脏腑了,你确定你可以。”


万山医院病毒专家刘利群,在万山医学界名气可是不小,尤其是病毒方面,这时一些人才反应过来,难怪对方出现的时候他们会有些眼熟的感觉。


连万山医院的病毒学专家刘利群都说没法治疗,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有本事治疗,周围人对秦玉轩更加怀疑了。


苏晓蕊的心一沉,人也是软在了地上,难道自己真的要失去爷爷了么?


倒是秦玉轩,嘴角微微上翘,这还真是巧,虽然他不认识刘利群,但对方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。


“我只是万山医学院的学生,万山医院也不是万能的,你治不了,不代表我不可以,时间紧迫,你快让开吧。”


秦玉轩语气很冷,也很霸道,这也不能怪他,谁让他跟万山医院有过节呢。


现在连万山医院的病毒专家刘利群都解不了的毒,却让自己给解了,这事要是传出去,不知道万山医院的人表情会有多精彩。


刘利群听到秦玉轩的话显的很愤怒,但还是忍了下来,他也想看看秦玉轩到底有什么能耐,要是秦玉轩救不了苏志强,刘利群自然会让他付出代价。


一个万山医学院的学生,也敢这么跟他说话,这根本就是自毁前程。


秦玉轩蹲下身子,手按在苏志强被咬的脖子上,开始挤压起来,看起来是想将毒血挤出。


看到秦玉轩的动作,刘利群冷冷一笑:“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,你以为光将毒血挤出就能祛毒,要是这么简单,我早帮他祛毒了。”


刘利群先前已经帮苏志强挤过毒血了,但蛇毒太强,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对方体内的毒血完全挤出。


秦玉轩根本没去理会对方,跟他说再多也没用,只要自己帮苏志强解了毒,对方自然什么都不会说。


一旁的苏晓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玉轩,她见对方的表情很自信,心中不由的有些期待起来。


秦玉轩自然知道光挤压毒血没用,但他敢站出来,便说明他有信心,别忘了,现在的秦玉轩可不光是一名万山医学院的学生,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邪修。


邪修在修真界还被称为邪医或是毒医,因为邪修的修炼方法不同于普通修炼方法,而这些特殊的修炼方法不但可以快速增强邪修修为,还能在某些方面起到意向不到的作用。


其中的炼毒之法,在解毒方面的表现,就算是修真界中许多专修医术的门派都是自叹不如。


秦玉轩体内邪气运转,一缕邪气也是透过他的手掌进入到苏志强的体内,邪气一进入到苏志强体内,便是向一台抽水泵一般,开始疯狂的吸收苏志强体内的蛇毒。


随着邪气将苏志强体内的蛇毒吸收,秦玉轩挤出的血颜色也是越来越淡,两分钟之后,秦玉轩挤出的血已经完全变成了鲜红色。


“这怎么可能,这绝对不是真的。”


刘利群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秦玉轩,他真的可以就这样救人么?


“病人在哪,病人在哪,刘院长你也在这,病人呢?”


救护车到了,一名年轻医生和两个护士跑了过来,当先的医生看到刘利群赶忙问好,他们正是万山医院的医生和护士。


原来刘利群不光是万山医院的病毒专家,还是万山医院的副院长。


“病人在那。”刘利群点点头,指了指地上的苏志强轻声说道。


“你是病人家属么,快点让开,病人已经昏迷了,看来情况很严重,要赶快送医院,要是耽误治疗时间,出了事我们可不负责。”


年轻医生见秦玉轩蹲在地上帮苏志强挤压毒血,还以为秦玉轩是苏志强的家人,只是这年轻医生说话语气很不客气,让秦玉轩心中很是反感。


年轻医生见秦玉轩一动不动,脸色也是变的难看起来。


这是什么家属啊,自己的家人都昏迷了,他还不让路,这不是耽误时间么。


“说你呢,没听到么,快让开。”说话的时候,年轻医生还用手去拉了秦玉轩一把,只是他一碰秦玉轩的身体却如遭电击,手掌都是微微一麻。


“医生,病人是我爷爷,刚刚是我打的电话,他只是在帮我爷爷解毒,并不是家属。”


苏晓蕊见情况不对,急忙开口对年轻医生说道。


先前苏晓蕊并未对秦玉轩抱多大希望,但看到他挤出红色血液后,便是知道苏志强体内的毒已经减轻了。


只是救护车来了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,医生就先找上了秦玉轩,人家帮了自己,却还要被医生责骂,这让苏晓蕊感觉很抱歉。


年轻医生刚想发火,一见跟自己说话的是个美女,便是将火气压下了几分,只是话中还带着几分不快:“我说你们家属怎么可以乱来呢,就他这样的,能解什么毒,怕是越帮越忙。”


“你赶快让开,耽误了治疗时间你付得起责任么。”


既然秦玉轩连病人家属都算不上,年轻医生说话就更不客气了。


这一次秦玉轩直接站了起来,但却仍旧没有让开,只是一双眼睛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年轻医生。


“他已经没事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
秦玉轩的声音很冷,他真的很厌恶眼前的年轻医生,无论自己是不是病人家属,他都不该这么跟自己说话,这样的医生只会给医院抹黑。


“没事了,让我检查看看。”


刘利群眼前一亮,刚才秦玉轩挤出红色血液的时候,他已经被震撼到了,此时听到对方说苏志强没事了,便是直接跑到苏志强身旁检查起来。


年轻医生在听到秦玉轩说没事的时候,本来还想反斥,但一见刘利群说话,他也是乖乖的闭上了嘴。


“没事了,真的没事了,他体内的毒已经解了。”


刘利群一检查,整个人也是大叫起来,他发现苏志强的毒竟然真的解了,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平稳了。


“啊,晓蕊你快跑,这里有蛇。”


昏迷的苏志强突然睁开眼睛,大叫一声坐了起来,他这一坐起来也是把身旁的刘利群吓了一跳。


“爷爷,你没事了,真的没事了,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。”


见到苏志强醒了,苏晓蕊也是十分的激动。


“这怎么回事,我不是被蛇咬了么?”


在苏志强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时候,苏晓蕊也是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他,当苏晓蕊说是一名医生救了他的时候,苏志强也是看向被自己吓到的刘利群。


“医生,真是太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我就看不到我孙女了。”


苏志强感激的看着刘利群,真诚的说道。


“老先生,你误会了,救你的不是我,是这个年轻人救了你。”


刘利群老脸一红,有些惭愧的说道,他是想救的,可是没救成啊。


苏志强听到刘利群的话,又是见苏晓蕊点头,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谢错了人。


对着秦玉轩歉意一笑,而后轻声说道:“谢谢你啊小伙子,真是太感谢了,你叫什么名字,家住哪里,你救了我,我要好好的谢谢你。


“我叫秦玉轩,谢就不用了,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。”


“你的毒我虽然帮你解了,但身体还是很虚弱,最好抓几副中药调养一下。”


秦玉轩并不需要苏志强感谢自己,他帮对方解毒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任何的回报。


看着刘利群惭愧的脸,再看年轻医生和两个护士震惊的表情,秦玉轩心中冷冷一笑。


他说过,自己总有一天会让万山医院后悔,今天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。


“秦玉轩你好,我叫苏晓蕊,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爷爷。”


苏晓蕊平日里跟自己爷爷感情最好,秦玉轩救了苏志强,她真的很感激。


“举手之劳而已,你照顾你爷爷吧,他身体还很虚弱,我有事便先走了。”


对着苏晓蕊淡淡一笑,秦玉轩转身就走。


秦玉轩转身,苏晓蕊嘴角微微上翘,平日里都是一帮苍蝇围着自己,今天自己主动跟别人说感谢,对方不但不趁机跟自己套近乎,拒绝的也是如此干脆,心中不免对秦玉轩产生了一丝好奇。


虽然他没说自己的住处,但先前已经说了自己是万山医学院的学生,这些信息对苏晓蕊来说就足够了。


“秦玉轩你等一下,你是万山医院的学生是吧,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帮老人解的毒,但光凭挤出毒血肯定是不够的,你要不要考虑来万山医院工作,放心,来万山医院工作不会耽误你学习的。”


秦玉轩可是将刘利群解不了的毒给解了,这样的人才他怎么会放过,一看秦玉轩要离开,也是赶忙拦住对方。


刘利群的话一出口,一旁的年轻医生也是有些妒忌,自己也是万山医学院毕业的,为了进万山医院工作,他又是找人,又是送礼的才勉强进来。


眼前的人还没毕业,便被副院长刘利群这么重视,就凭着这层关系,在万山医院还不得混的风生水起。


“我不会去万山医院当医生的。”


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秦玉轩会答应的时候,秦玉轩却很干脆的拒绝了。


“到万山医院当医生可是万山医学院学生最大的梦想,你真的不来?”


刘利群很是意外,他没想到秦玉轩会拒绝自己。

第三章 好狗不挡路

“万山医院曾经是我最想去的地方,但你们却拒绝了我,让别人占了我的实习名额,还让保安打我,这样的医院我为什么要去。”


秦玉轩的声音不大,但却很冷,一双眼睛更是盯得刘利群浑身一颤。


周围人也是听明白了秦玉轩的话,感情人家本来是要去万山医院实习的,结果实习名额被别人占了,还让保安打了,这么看来人家拒绝去万山医院工作倒是很正常。


秦玉轩不去理会表情愕然的刘利群,直接离开了。


望着秦玉轩的背影,刘利群心中十分的懊恼,他要回医院去查一查,是哪个白痴做的好事,让万山医院损失了一名如此优秀的医生。


回到自己不足三十平米的出租屋,秦玉轩心中很是舒畅,自己主动去万山医院实习,却被李菱华占了实习名额,现在刘利群又想招揽自己,自己又拒绝了对方,这就叫因果循环。


将苏志强体内的蛇毒吸收炼化,秦玉轩也是感觉到体内的邪气的变化,这炼毒不但可以帮别人解毒,还能增强自身修为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
修士想要增强修为,正常途径就是吸收天地灵气,但地球上的天地灵气十分稀薄。


昨天回来之后,秦玉轩近一步认识到邪修的好处,便是开始修炼,但一天一夜下来,秦玉轩却发现体内邪气根本没有任何变化。


“哎,天地灵气如此稀薄,想要通过吸收天地灵气增强修为,根本不可能。”还好他是一名邪修,除了正常的修炼之外,还有其他提升修为的方法。


秦玉轩没能成为万山医院的实习生,这件事学校方面已经知道了,昨天中午他已经接到辅导员董慧秀的电话,要他今天去学校一趟。


“呦,这不是我们班被万山医院拒收的学霸么?”


秦玉轩刚到万山医学院门口,一辆黑色轿停在他的身前挡住了秦玉轩的路,一男一女从车上走了下来,男的也是对秦玉轩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
“冯明杰,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
“李菱华,我说你怎么会占了我的实习名额,原来是跟这个家伙勾搭上了。”


这一对男女秦玉轩都认识,男的是秦玉轩的同学冯明杰,他老爸正是万山医院副院长冯博远,在学校里冯明杰也是有名的公子哥。


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跟冯明杰一起走下车的人竟然李菱华,这时候他也是明白过来,李菱华之所以会占了自己的实习名额,全是冯明杰搞的鬼。


“自己没能耐,就不要怪别人,菱华可是我们系的系花,就你这种连实习机会都没有的人根本不配跟她在一起。”冯明杰说话的时候还将李菱华搂在怀里,很得意的说道。


李菱华很是乖巧的靠在冯明杰的怀里,眼神很是不屑的看着秦玉轩。


“以前我真是瞎了眼,竟然跟你在一起一年多,没想到你人品这么差,说话真难听,什么叫勾搭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知道么。”


“宝贝,你说的太对了,跟着我是你最明智的选择,你跟他在一起的一年多根本就是浪费青春,没有让他赔偿青春损失费都已经不错了。”


“我倒是想让他赔偿我青春损失费,可他也得能拿得出啊。”


冯明杰和李菱华一唱一和的说着,秦玉轩却没有丝毫的生气,脸上的表情始终表现的很平静。


若是在以前,秦玉轩这时候肯定会生气的冲上去打冯明杰两拳,但现在,他感觉两人根本就是笑话,根本不值得自己生气。


“呦,这么淡定,是不是气傻了,要不我让你打我两拳发发火,就怕你这货没胆子。”


冯明杰是故意激怒秦玉轩的,秦玉轩的成绩在全校都是名列前茅,很多学生和老师都是很看好他,还有个李菱华这么漂亮的女朋友。


看着没钱没家世的秦玉轩竟然混的这么好,他心中即是妒忌又是生气,所以在对方申请万山医院实习生的时候从中捣鬼,不但让秦玉轩失去了实习的机会,还抢了他的女朋友李菱华,现在又是这般肆无忌惮的刺激对方,他心中的确非常的爽。


“你看他那副怂样,他敢打你么,明杰我们还是走吧,跟他废话根本就是浪费时间。”


对着秦玉轩冷冷一笑,李菱华腻声对冯明杰说道。


“也是,跟他在这废话也是浪费时间,他敢动我一根头发,我就让他在万山市待不下去。”


此时周围也是围了不少人过来,秦玉轩和冯明杰在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,只不过认识秦玉轩是因为对方是学霸,认识冯明杰却是因为对方的恶名。


看到冯明杰和李菱华这样说秦玉轩,很多人心中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
冯明杰的老爸可是万山医院的副院长,在万山医学界都是有不小的名气,若是得罪了冯明杰,这无疑是在自毁前程。


而就在众人以为秦玉轩会就这样忍气吞声的时候,对方却说话了。


“滚,好狗不挡路。”


秦玉轩话一出口,周围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他们都没想到秦玉轩竟然敢这么跟冯明杰说话。


秦玉轩虽然学习好,但却没钱没势,现在冯明杰不过是让他无法在万山医学实习而已,要是真的把冯明杰彻底得罪了,以冯博远在万山医学界的能耐,秦玉轩怕是无法在万山医学界呆下去了。


冯明杰听到秦玉轩的话,脸色也是一黯,秦玉轩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他是狗,他要是不给对方好看,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出现在万山医学院。


“秦玉轩你挺爷们啊,胆子肥了是吧,都敢这么跟冯少说话了。”


冯明杰刚要发火,便见几个人走了过来,一看到这几个人,冯明杰的脸上也是挂起一丝笑意。


这几个人都是冯明杰的跟班,一个个成绩不怎么样,但靠冯明杰的关系,都是去万山医院做了实习生。


刚才说话的一个,也是秦玉轩的同班同学,名字叫崔鞍。


崔鞍几个人一出现,便是将秦玉轩围了起来。


一见众人围住自己,秦玉轩眉头一皱,冷喝一声:“崔鞍,你想干什么?”


“干什么,你竟然敢侮辱冯少,还不赶快给冯少跪下道歉,不然今天要你好看。”


崔鞍很是狂傲的说道。


“跪下给他道歉,他冯明杰配么,在我没法火前赶快让开,别让自己后悔。”


让秦玉轩给冯明杰跪下道歉,亏他崔鞍想的出来。


这里毕竟是学校,不是其他的地方,秦玉轩本来不想在这里把事情闹到,但若是崔鞍几人再这么下去,他也不介意给对方点颜色瞧瞧。


“后悔,我倒是想看看谁后悔。”


崔鞍说话间,一脚便是踹向秦玉轩。


崔鞍可是万山医学院跆拳道社的社长,周围一些人也是认识他,见他一脚踹向秦玉轩,都是为秦玉轩捏了一把汗。


崔鞍的一脚一看就是用上了全力,被这样一脚踹中,秦玉轩有的受了。


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秦玉轩会被崔鞍踹倒在地的时候,却是发现崔鞍这一脚踹空了,秦玉轩竟然避开了他的这一脚。


避开崔鞍踹向自己一脚的同时,秦玉轩一拳也是打在崔鞍的肚子上。


“额!”


被秦玉轩一拳打在肚子上,崔鞍痛的脸皱成一团,他感觉自己的肠子都是要断了,口中痛叫一声,人也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。


秦玉轩虽然没练过什么功夫,但平日里也是很注重锻炼身体,他的身体素质比起普通人也是强不少。


成了邪修之后,他的身体机能比起以前又是强了不少,力量变大,各种感官也是变得更为敏锐。


崔鞍看似快速大力的一脚,在秦玉轩看来却是很慢,所以对方不但没踢到他,反而被他一拳打倒在地。


秦玉轩一拳便将身为跆拳道社社长的崔鞍打倒在地,看到这一幕,周围的人都很惊讶,围着秦玉轩的人更是不由向后退了一步。


“不想跟他一样,就赶快让开。”


这里是学校,要是在校外的话,秦玉轩不介意将眼前这些围着自己的人打一顿。


可自己毕竟还没毕业,他是个孤儿,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万山医学院,在学院里他也很努力,他愿望就是毕业后做一名医生。


万山医学院是命令禁止在校园内斗殴的,他不想因为眼前这些人,而导致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白费。


“你们看什么看,上啊。”


冯明杰看着躺在地上的崔鞍,心中暗道一声废物,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秦玉轩打倒了,平时还跟他说自己多厉害。


“冯明杰,你知道万山医学院是命令禁止校内斗殴的,有种就自己来,别鼓动别人。”


秦玉轩转头看向冯明杰,声音冰冷的说道。


“你……”


冯明杰被秦玉轩瞪的心里咯噔一下子,自己连崔鞍都打不过,跟秦玉轩打那不是自讨苦吃么。


“没种就闭嘴,滚开。”


这一次没人再敢拦着秦玉轩,周围不少人都是为秦玉轩暗中点赞,没想到秦玉轩不但学习好,打架也这么厉害。


“废物,全都是废物,全是废物。”


身后的怒骂声让秦玉轩感觉很是可笑,就因为那些人不敢动自己就说人家是废物,那他冯明杰又是什么,他连废物都不如。

第四章 泰青中医诊所

“董老师,我来了”


秦玉轩来到办公室,见办公室中只有董慧秀一个人在。


董慧秀今年五十多岁了,但因自身是一名中医,平时很主动养生,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四十多岁。


“玉轩你来了,坐吧。”


秦玉轩成绩好,人品也不错,董慧秀一直都说他是自己教过的学生中最优秀的一个。


看到秦玉轩来到办公室,笑着对秦玉轩招招手,让他坐在了自己身旁的凳子上。


“玉轩啊,刚才操场上的事我也看到了,我知道你对万山医院的拒绝不满,但这里毕竟是学校,冯家也不是好惹的,你还是不要跟冯明杰产生矛盾的好。”


“嗯,我知道的董老师,我不会在学校闹事的。”


要不是考虑到这里是学校,刚才躺下就不止崔鞍一个人了。


“你是个好孩子,万山医院那边我也找熟人疏通了,但冯家在万山医院能耐不小,最后还是没能让你去实习,我这个做老师的也很愧疚。”


虽然董慧秀在万山医学界也是有些人,但终究是不如冯博远,找了关系托了朋友,也是没能把秦玉轩送进万山医院实习。


“董老师,我让你操心了。”


秦玉轩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,自从来万山医学院上学后,董慧秀对他很好,就像是妈妈对自己的儿子一样。


“玉轩,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,虽然万山医院这边你不能去实习,但我还是给你找了个地方,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。”


秦玉轩现在倒是很需要一份收入来维持日常生活,何况他了解董慧秀,对方绝对不会随便找个地方就让自己去工作的。


“这家诊所是我一个亲戚开的,我跟他说了你的情况,他也很愿意让你去工作,你要是感觉可以就去找他。”


董慧秀拿出一张名片,递给秦玉轩。


接过名片,秦玉轩看到名片上写着,泰青中医诊所,所长董泰青,地址距离他住的地方也不算远。


“董老师谢谢你,我明天就去找董所长。”


接下来秦玉轩又是跟董慧秀聊了一会,然后便离开了。


今天这趟学校算是没白来,不但灭了冯明杰的威风,还找到了工作,秦玉轩心中也是很高兴。


第二天一早,秦玉轩早早起来,好好的洗漱一番,找了件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,便是出门坐车赶往泰青中医诊所走。


泰青中医诊所的位置很好找,秦玉轩很快也是找到了。


此时时间还早,秦玉轩进到诊所发现并没有什么人,诊所内的环境比他想的要好一些。


诊所中区域划分的很规范,治疗室,候诊区,配药室等都很齐全,让他有些意外的是,诊所中并没有看到输液室,配药室中也都是中药柜,看来这是一家纯中医诊所。


就在秦玉轩观察诊所情况的时候,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孩也是从楼上走了下来,这女孩年龄看起来在二十三四岁左右,个子很高,身材也很好,一张瓜子脸,大大眼睛,看起来很漂亮。


女孩下楼也是看到了秦玉轩,微微一笑便是迎了上来:“你好,请问你哪里不舒服?”


女孩表现的很礼貌,声音也很好听,见对方误会了自己是来看病的,秦玉轩也是微微一笑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来看病的,我找董泰青医生,我叫秦玉轩。”


“哦,你就是快被姑姑夸上天的那个秦玉轩啊,嗯,长的不错,倒是蛮帅的,我这就带你去见我爸。”


原来这个女孩是董泰青的女儿,名叫董婉,她也是万山医学院毕业的学生,只不过比秦玉轩大了两届。


“爸,秦玉轩来了。”


董婉将秦玉轩带到一间小配药室,董泰青此时正在配药。


董泰青抬起头望向秦玉轩,秦玉轩也是看向对方,董泰青年龄看起来与董慧秀相仿,头发略微有些花白,带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。


“你好董所长,我叫秦玉轩,董老师介绍我来找您。”秦玉轩礼貌的敬声说道。


“嗯,看起来不错,你的情况慧秀已经跟我说过了,你就安心在这里工作吧,我先把王大爷这副药配好,让小婉先带着你去熟悉下诊所。”董泰青淡淡一笑说道,董婉便是带着秦玉轩去熟悉诊所了。


整个诊所分为三层,一二层是诊所的工作区域,三层是董泰青父女居住的地方,整个医院有三名医生,除了董泰青父女外还有一个名叫肖晨的医生,另外就是几名护士了。


在董婉带着秦玉轩熟悉诊所的时候,也是有两名护士到了,这两名护士年龄都不大,跟秦玉轩差不多。


通过董婉的介绍,秦玉轩也是知道了两名护士的名字,身材略显瘦小的叫韩宇,个子稍高,有些微胖的叫刘梅。


两人看起来也是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,整体看起来,秦玉轩对泰青中医诊所还是很满意的。


在诊所呆了一上午,秦玉轩发现来诊所看病的人并不算太多,而且都是老人,像他一样的年轻人一个都未见到。


秦玉轩本身就是学医的,而且学的是中医,他也知道现今社会很多人不信任中医,尤其是年轻人。


但秦玉轩相信,中医是任何医学都无法替代的,总有一天他会实施告诉全世界的人,中医是多么的伟大。


秦玉轩发现董泰青在中医上的造诣很高,很多东西都是他在学校没有学过的,一上午下来他也是小有收获。


“董所长,董所长,快跟我去饭馆看看,饭馆里好几个客人好像中毒了。”


董婉正准备带秦玉轩出去吃饭,一个四十多岁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急匆匆跑了进来,对方满头大汗,呼吸十分的急促,显得很焦急。


这时诊所并没有其他病人,董泰青一听对方的话,赶忙拿起急诊箱,带着护士韩宇便跟中年人向诊所外跑。


“小婉你在诊所呆着,玉轩你跟我来。”


董泰青这时倒是没有忘记秦玉轩,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叫上对方。


虽然只是接触了一个上午,董泰青对秦玉轩的印象却很好,他感觉对方是一个很懂得学习的人,这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,他也不能忘了对方。


秦玉轩自然也不想错过学习的机会,何况对方提到了“毒”字,他现在最擅长的就是解毒,跟过去说不定还能帮上忙。


饭馆距离诊所不过两百余米,饭馆名为何胖子饭馆,老板正是先前跑去诊所的中年人何元德。


何元德的这家饭馆已经开了十几年了,饭馆内的菜品味道不错,给的量也是足,价格又合理,所以每天来吃饭的人也很多。


今天中午一桌客人正在吃饭,突然就开始呕吐起来,接着便是有人倒在地上抽搐,看到这一幕,何元德也是吓的不轻,赶忙跑向自己饭馆最近的泰青中医诊所。


“大家让让,董所长来了。”


当秦玉轩和董泰青等人快速跑到饭馆的时候,发现饭馆外面站了很多人围观的人,何元德赶忙让大家让开门口,几人这才进了饭馆。


一进到饭馆,秦玉轩便看到六个人躺在地上,一个个脸色发青,身体也是不住的颤抖,其中有两个人还在不断的呕吐,餐馆内的味道因为呕吐也是散发着一股十分难闻的味道,这些人看起来的确很像是食物中毒。


“董所长你可来了,快看看这几个客人怎么了?”


何元德的老胖李桂兰一见董泰青来了,赶忙迎了上来,一脸焦急的说道。


“嗯,我这就给他们检查下。”说话间,董泰青已经蹲在地上为一名已经昏迷过去的客人检查起来。


“的确是中毒了,他们在饭馆吃了什么?”


表情有些凝重的再为第二个正在呕吐的人检查,结果跟先前昏迷的人情况相当,董泰青现在可以肯定,这些人的确是中毒了。


“他们虽然点了几个菜,但因为中午客人多,便是先给他们上了这份紫菜蛋花汤。”


“他们中毒跟我们饭馆肯定没关系的,这些材料都是我早上亲自采购的,肯定不会有问题的,而且今天中午客人这么多,就他们几个出了问题,肯定不是我们饭馆的事。”


李桂林是饭馆的老板娘,也是这里的厨师,她总不会砸了自己家十几年建立起来的招牌吧,说话时又是着急,又感觉有些冤枉。


她怀疑对方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刚好来自己家饭馆吃饭就发作了,心中也是暗道一声倒霉。


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人家董所长也没说是咱家的汤的问题,你胡咧咧什么。”


何元德说话的时候也是瞪了李桂兰一眼,而后对着董泰青开口说道:“董所长,你快给这几个客人治疗吧,诊费不是问题。”


董泰青眉头一皱,有些苦涩的道:“现在不是诊费的问题,而是他们的脉象很奇怪,有些像食物中毒,可又不像,我也是不知如何下手治疗才好。”


一听董泰青这话,何元德更急了,对着身旁的李桂兰大声喊道:“还傻站着干啥,快点让人把车开来,送人去医院啊。”


绝对不能让这些人在饭馆里出事啊,不然就算真的跟自己没关系,也跟自己有关系了,赔钱是小事,最怕的是因为今天的事,导致饭馆的名声。


饭馆名声除了问题,以后这饭馆就不用继续开下去了。

↓↓↓↓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,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。

Copyright © 天津排污泵价格虚拟社区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