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津排污泵价格虚拟社区

种玉米

千里之内2022-06-18 16:56:33

昼出耕田夜绩麻,

村庄儿女各当家。

童孙未解供耕织,

也傍桑阴学种瓜。

在南宋诗人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60首田园诗中,我最喜爱这一首,因为这首诗中描写的田园生活场景,和我童年的生活有许多相似之处,虽然隔着遥远的时空,但读着它,就会想起儿时跟着大人们下田种玉米的情景。

    记忆中,我的苏北农村老家田地风貌,一直很独特,都是丘陵岗坡地,田间地头,沟渠蜿蜒,发再大的洪水,也淹不到庄稼,最怕旱天了,那时经济落后,老百姓靠天吃饭,没有抽水泵,眼睁睁看着沟渠的水一泻千里向下游溜走。

1978年改革开放后,农村开始实行包产到户。我家抓阄分到了不同地方的9块耕地,最大的一块地也没有二亩,大多是三五分一块,有的只有一二分,形状非常不规则:有的田块这头大那头尖,像个盒子枪;有的这头方那头圆,像个蒙古包;还有的长不长圆不圆,像把弯镰刀,没有一块好耕好种的田块。


包产到户之前,农村最小的农业耕种组织叫生产队,那会儿一个生产队耕田犁耙,全靠那十几条骨瘦如柴的老牛水。包产到户的时候,耕牛作为种田的顶梁柱,也被抓阄分了,因为数量太少,不够每家一头,左邻右舍三家或五家,自主组成为合伙小组,共用一头耕牛和一套犁耙农具,刚开始互相之间都还谦让着使用,时间一长,问题便凸显出来,有时晚种一天,庄苗就出不好,到秋天收成就会差一大截,特别是夏季,麦子收割完了,更是抢种季节,家家都想趁着天时早种,常常会因为用牛顺序和耕种田块大小而出现争执,大多数共用耕牛的合伙小组没撑到两年,便都拆火了,独家独户分别购买耕牛,置办犁耙,这样全家大人小孩齐上阵,各家都独用耕牛,趁天抢种就非常及时方便了。

那时农村经济刚刚起步,大部分农户手头还很拮据,播种冬小麦时,腾挪不出更多的钱买种子和肥料,很多农户便会空出一些地,留开春耕种。这些闲茬到第二年开春,大多都是种花生和玉米居多,所以就有春玉米和夏玉米之说,春播秋收的叫春玉米,夏种秋收的则叫夏玉米。


我最喜欢种春玉米的季节,天气不冷不热,风儿抚摸着脸庞,暖暖的柔柔的,小草小花点缀在乡间田埂路边,到处弥漫着春的气息,年前被深耕的土地,在冰冻的庇护下沉睡了一冬,已在春姑娘的召唤下渐渐醒来,养了一冬的耕牛,乖顺地任主人在它脖子上套好牛梭,大人们手扶犁梢,号声嘹亮,耕牛精神抖擞,脚步欢快,春播开始了。我们这些小孩子,每人手中拿着一个装满玉米种子的小篮或小盆或小挎篓之类的容器,跟在大人们的后面,顺着笔直的犁沟,学着大人点种子的样子,一步一弯腰,有模有样地干了起来。两埯种子的间距保持在七到八寸,不能点的太密,密了,玉米杆长不起来,结出的棒就小。我开始学的时候,掌握不好间距尺寸,距离不是太大,就是黏在一起,必须再躬下腰重新摆放规范,每个埯的颗粒数防止被虫子咬坏不能正常出苗,必须要点两粒,三粒太浪费了。等苗儿出土后,长有一寸来高,便把弱小的连根拔去,留下粗壮的那棵。我那时候刚10来岁,干农活缺乏灵活性,大人们说话就是圣旨,叫怎么做就怎么做。有时为了间距的长短或种子多放一粒少放一粒,来来回回,摆来摆去,折腾很长时间,以至于犁地的大人们第二趟已经耕过来,拉犁的耕牛已经快要顶到我屁股了,我还在上一行认真摆弄呢。那时候的孩子没有现在孩子那么娇气,对于种玉米这种需要弯腰的活计,小孩子腰身灵活,弯腰撅腚并不觉得是个苦差,一趟一趟循环往复地跟着大人和耕牛后面跑,倒觉好玩有趣,光着一双小脚,蹦蹦跳跳,踩在松散的像面粉似的泥土里,沙沙的,软软的,凉凉的,感觉特别舒服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野花的芳香,调皮的蚯蚓时不时会在你立住不在意时,帮你挠痒痒,低飞的小蜻蜓和五颜六色的花蝴蝶时而趁你不注意时,在你的羊角辫上停留片刻,当你伸手捉它时,它却闪着通亮的翅膀飞远了,蓝天白云下不时有一群群燕子从头顶飞过,她们快乐的呢喃着,真是开心极了。大人们坐下来歇歇抽烟的空档,小孩子却不拾闲,时而在田里翻跟头、竖蜻蜓、打滚儿,时而跑到远处的荒地上,摘一把各色野花,绕成花环戴在头上,荠菜、马兰头、小野蒜遍布田埂地头。男人们抽烟歇息的时候,妇女们已经挖了一小篮子野菜了,河沟里洗一洗,中午的餐桌又多了两样小菜。孩子们追逐着,打闹着,无拘无束的那份洒脱和发自心底的开心,是现在孩子永远也体会不到的。


夏季种玉米相对于春季,孩子们有时不大乐意,因为刚收完麦子,地里留下的麦茬特别锋利,即使穿着鞋儿下田,稍不留神,也会被麦茬戳到脚脖子,乃至流出血来。常言说,家贫出孝子,在那贫困的年代,大多数孩子从小就很懂事,都能体谅大人们的苦衷,都能主动替父母分担家务。父母心疼孩子,却没条件去疼,只能把尚还幼小的孩子当大人使唤。夏种季节,也是最费鞋子的季节,早上穿时还完整的鞋子,一块玉米地种下来,脚趾头不知不觉就漏了出来。因为麦根太密,老牛耕起来非常吃力,比不上春播那样得心应手,加上天气炎热,每耕两趟,便要停下来,把犁套从牛脖子上卸下来,让牛喘口气,歇一歇,再把牛牵到田头小沟里喝点水。趁着牛喝水的当儿,我妹妹忙不迭地脱了鞋,下到清澈见底的沟里,去捉那游来游去的小鱼小虾,还有那一张一吸的小河蚌和小螺蛳,一捧一大把。我跑到牛喝水的上游,用手捧几捧沟里的水,喝了个饱,顺手就那清凉的水,把脸上的汗水冲一冲洗一洗,顿时就神清气爽。那时还没有杀虫除草的农药,从不会担心喝田边沟里的水,吃田埂上的野菜会中毒,那时的野菜才是真正的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呢!


随着时代的发展,为了便于机械化耕种,现在的田块逐渐被推土机整平变大。耕牛也被逐渐淘汰了,广袤的田野上,再也找不到耕牛的踪影,再也看不到大人扶犁耕田,小孩帮着点种子,那种全家配合其乐融融的农耕画面了。原始的耕种方式已被新式点播棒和机械点播机所取代。生于农家的孩子,路走得再远,飞得再高,儿时的许多见闻和经历,诸如耕田犁耙、摸鱼捉虾、打枣摘瓜等生活习性和场景,都不会磨灭,那个特定时代集劳动与娱乐于一体的儿时农作图,将永远珍藏在那一代人的记忆深处!



Copyright © 天津排污泵价格虚拟社区@2017